努力装个99分的逼。
习作及翻译练习地m( _ _ )m若有高见欢迎指点
以及各种脑抽碎碎念
基本上的定位是~~~霹雳控all吞all最;秦时all小庄;三国(无双)all云;FFall萨菲;育碧ACallA姬;超级英雄all妮妮;HPall德;韩饭YG家AOMG社
~多多指教,欢迎来搞~

雲吞面面

阮苑森x焦珣

出自阿彻《bad boy》《他和他和他》《恶男》

厚颜无耻地发个处女图,字丑画渣的练习作( ´゚ω゚)也分享个梗吧~
南极圈西皮阮焦☺看bad boy的时候一眼看上屋里凤眼中ren性yao的小焦(* ̄3 ̄)╭♡个性很烂的毒舌机车炸毛女王,关键是和阿阮冰山西皮太带感惹(∗❛ั∀❛ั∗)✧*
把脑洞呈现出来了还是真呀么真高兴呀(*'ε`*)

============秽发和不是秽发的昏哥线===========

“队长傻妈~昨天你家小夜夜有够恰诶~伦家差点就被撞到旧伤互花了捏!(o`ε?o)你夫纲要振起来啦!”
字符一个个地显示在对话框里,一笔一画连标点符号都如同发送者本人一样机掰。

群组:xx届协扬篮球部全体美骚年(没错后三个字是本文主角加的)
-白目队长:阿珣你好好说话啦。
-白目队长:上次就是这样永夜才会抓狂。
-队友A:证明阿珣没被盗号hhhhhh
-队友B:没错没错本尊确认,机掰第一。
-队友A:可是队长啊,昨天赵永夜真的好猛哦,火气特别大的样子咧。
-白目队长:可是昨天他应该没有什么力气了才对啊。


“!!!”焦珣双眼一眯,瞳孔反射着不知道是屏幕灯光还是莫名诡异的光(阿珣你是鱼吗啊哈哈哈),鼻子一抽一抽的,不知道是被深夜寒露冻的还是在吸取八卦的气息,反正一副很了的样子,当然机掰总是自带的buff。“科科科~赵底迪,还不抓到你痛脚了,改天损死你!”
他阴侧侧地笑着,指尖也跟着嗒嗒飞速回复:“矮油~~队长大伦你这口狗粮喂得猝不及防诶~”


-队友B:吐槽猝不及防变狗粮
-队友A:狗粮猝不及防变开车
-队友C(男):人家也要男盆友啦!
-无敌可爱油弱小天使(就是小焦id科科):C你歪楼了
-白目队长:你们反应要不要这样啦,平常都有见啊?
-白目队长:大概跟阿珣和苑森吵完架第二天上场的状态差不多吧?


“噗!白目况寰安哦!!这句很多余啦!!!(╯‵□′)╯︵┴─┴”
红着脸忿忿地按下发送键,所谓乖孩子切开都是黑的(应该是夜仔心声了)!


初秋的台北白天还有点小热,但晚上还是很凉的,特别是1点过后。坐在酒吧后门附近的阶梯上,焦珣的屁股吸收着地表下的冷湿分子,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外套,从那大了两圈的尺寸来看,是从阮苑森身上扒来的没错。
“幸好分开时打劫了他的外套,还有801(711的姐妹店啦滑稽脸)的奶茶酱陪着我。”想到这里,焦珣感动地贴上超大杯的热奶茶,光洁的脸上泛出一层淡淡的红晕,竟也中和了手机投射出的冷调光。“妈的石脸男还不出来啊!”


嗒嗒、嗒嗒嗒…
外套,奶茶,和微信群的热聊都暂时战胜了夜寒,也吸引了焦珣全部的注意力,甚至连身后站了个人也不知道,所以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时焦珣吓得差点甩掉手机。
“冷不冷?”虽然是一如既往的性冷淡语气,但手指触到透着温暖气息的里衣时,还是不动声色地舒了一口气。
“唔!”一扭头就吻到了恋人的脸颊,鼻腔里熟悉的味道让他安心。“还好吧,就是坐地上屁股凉凉的。我刚一直和况寰安他们聊,那个白目又自爆了哦呵呵呵~”
阮苑森的目光跟着对方纤嫩的手指在记录上游移,看到况寰安瞎说的大实话时心里忍不住拉开了彩带,不过脸上还是万年冰山,不能崩不能崩。“…呵呵,的确和你蛮像。”
“我说你重点超错啊石脸男!!!去你…”对方当然瞬间炸毛了。
“回家。”不等焦珣说(ma)完,又或者应该说是知道他想说什么了,阮苑森率先站起身,手伸向焦珣等着他搭上。
“切!”


有灯光和月光的陪伴,寂静的小路其实也是显得如秋菊般恬淡的,和零晨两点的街景更配哦,阮苑森如是想着,特别是,大手里牵着某个话唠相对显小的手,这样也不错。
“我说你那什么靠夭老板啊老是叫你加班不造晚上等人是很冷的吗再酱啊801的奶茶费拎背要找他报销的啦!”焦珣对等了一个晚上的怨气还没消除,所以把矛头指向害他苦等的祸首。
“…”阮苑森表面上可以说是毫无波动,稍微皱着眉,只是内心os中:你也可以在家等啊,最好是洗干净暖好床什么的233…果然炸毛真可爱啊…啊话说这么呱唧呱唧的不加个标点喘喘气没问题?


“话说咧在pub里也没见几次那俗仔,是挂名老板…”
焦珣还没反应过来,肩膀突然被搭上一双熟悉的手。虽然下一个字已经在嘴边了,但其实他的大脑也已经放空,原本脑海里90%的吐槽被千万个问号碾过。
“…吧…!”就在同一瞬间,句子完整了,嘴上也多了两瓣唇,鼻尖蹭到的是另一片温暖,眼前的灯光被完全遮挡,口腔里多了异样的湿热。
“呜呜...”舌尖扫过那人平时紧绷的嘴角,那一刻似乎有点上扬?


良久。
有点喘不上气的焦珣脸上是一片颓靡暴红,本来就已经是非常色气的场景,加上从上挑眼角飘来的如丝媚眼(其实是傲娇怒目中),让人徒添了占有欲望。“哈、哈…干,干啊…哈…呼…石脸、石脸男,呼…你想死……”
阮苑森在焦珣微肿的粉唇上轻啄了一下,把上面残留的一点唾液吮去,然后微乎其微地喘着气,黑幽幽的眼眸波澜不惊地凝视着恋人,只是双目深处似乎有暗流涌动。“想继续就快点回家,乖。”
“唔啊啊啊啊啊——”焦珣不可遏制地抓狂,这个死闷骚男体内绝对爬满了马叉虫好吗!“///////………………………速度背我回去啦死变态!…”


============不是秽发和秽发的昏哥线===========


时间线在《恶男》前部分,则高中毕业后,小焦头发长长,耳钉闪闪,不过跟苑森一起稍微没有那么机掰233.
阿阮略ooc的样子,但在我心中石脸是闷骚嘛~外冷内热的人心理活动一定是很精彩的颗颗颗~

好的本来只想把图中对白打出来方便看却控技不住小拇指任脑洞翻飞。
不过还是那句,脑洞出来了自己撒花一把。

希望再添一张后续图就完美了~

评论

© 雲吞面面 | Powered by LOFTER